淫色的皇都 未刪節 1-95章+外傳+前傳…待續 簡體

上一篇:神鵰外传 ( 16 )

下一篇:凋谢的莲花



  ※※※         ※※※         ※※※         ※※※         ※※※         ※※※

  公告:22-01-2013

  又如何:

  此书内容包括《正文》、《外传》及《前传》三部份,待全书完本后将重新整理方便阅读,在整理过程中,所有会员的更新(/ 如有)将被删除,不便之处,谨此致歉。

  ※※※         ※※※         ※※※         ※※※         ※※※         ※※※

  淫色的皇都


  第一章

  在深夜的皇都,十几个人大包小包的赶路本来已经是很不寻常的事了,里面还有不少衣着讲究的贵族那就更说明这其中肯定有大的问题。

  莫里斯伯爵怎么说也是在帝国政坛摸爬滚打多年的老手了,政治斗争失败对于他们这种常年在国君身边走钢丝的人来说是时刻都要考虑到的事,但他料不到政敌的攻击竟然会来的这么快,如果不是宫中内线的警告,他们一家恐怕连今天下午半天的准备时间都没有,晚上就要给近卫军全部押着进大牢了。

  赶路的这十几个人正是莫里斯伯爵的一家老小,就在昨天伯爵还想不到平时闲庭细步的街道在今夜却如同迷宫一般的让自己感到紧张和疯狂,仿佛下一个街口出现的人就会立刻亮出武器把自己一家给抓起来,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让他的心跳速度骤然改变,不知这个巨大迷宫的出口什么时候能到。

  好在帝国的皇都当年建在了某个海湾的内侧,因此伯爵在收到陛下要肃清自己消息的同时就立刻让亲信安排了一艘货船等在海湾某处,为了不被发现自然不能让船靠在码头,所以现在的问题就是如何把这一家大小十几口人送上船。
  所幸的是都城是依河而建,因此就算码头现在被封锁了他们还可以在那宽阔的护城河上找找有没有小船能用,这是他们逃跑的最后机会,只要能到海上那就安全了,毕竟他自认还没有重要到需要皇帝出动帝国舰队去追捕的程度。

  但是对莫里斯来说,现在逃亡的速度比自己想的要慢太多,这也没办法,一来家中的女人平时养尊处优贯了,这样的赶路确实有些勉强,二来自己的老婆非要把值钱的财产全部带走。本来按自己的意思只要带一些轻便的戒指项链宝石什么的就可以了,但贪婪的妻子一定要把所有的金块也拿着,这更是大大拖慢了原有的进度。

 〈着背着金块的三个男仆疲累的快要跟不上队伍的样子,莫里斯心想他们现在就算把金子直接背着逃跑恐怕自己也不会去管了。

 ⊥在伯爵的精神已经蹦到顶点的时候,宽阔的护城河终于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当初建城的时候大概是对于都城军力和这条河宽度和深度的自信,整个皇都沿着河道都没有建立城墙,因此河运贸易相当不错,任何时候河面上都有着大大小小的各种船舶,伯爵以前还抱怨过美丽的河面上船只太多,影响了河面的观赏性,希望哪一天所有的船都能消失掉就好了。

  然而讽刺的是,他的愿望终于在他要离开这里的最后一晚达成了,眼前的河面上空空荡荡,别说船了,连一只水鸟都没有,除了被夜风吹起的涟漪让人还能认识到现实的一份清醒外,伯爵此刻的心情就和这让人窒息的河面一样绝望,如果不是考虑到自己的威严,恐怕早就跪倒在地了。

  平常的话即使是夜间也会有一些小船点着火光进行短途运输的,眼下这不正常的情形很明显是政敌所为,只是自己没想到对方竟然会做的这么绝,此时家中的女人们已经开始哭泣,下人中也开始有所骚动,这个时候追兵如果来的话那真等着全家给人一锅端了。

  「大人,这里还有两艘小船!」

  某个仆人的喊话让在场所有人都立刻站起来并跑了过去。莫里斯本人更是立刻冲到那个仆人所指的岸边,期望着自己最后的救命稻草。

  果然有两艘小船靠在河边的石坡堤下,所以刚才众人才没有第一时间看见,只是伯爵发现其中的一艘里面正躺着一个人,大概是船的主人吧,从外表看大概是个十五,六岁左右的少年,由于光线原因看不清具体面貌,但现在众人也根本不关心这点小事,只想快点得到这两艘救命的船。

  「喂,小子,快点起来!别睡了!」

  叫喊声立刻就把船上的少年惊醒,但他似乎并不在意这粗暴的打扰,睁开眼伸了个懒腰起身之后,一脸惺忪的看着岸上那不寻常的队伍,笑着问道众人。
  「各位大人晚上好,不知这么个宁静的晚上不和我一样好好睡觉,还把我喊醒难道是要开舞会吗?」

  「小子,我们要了你的这两艘船了,现在立刻下来让我们上去。」

  伯爵懒得去回应那不合时宜的玩笑,说出了自己的目的后丢了一枚金币给船上的少年。

  「大人,这两艘船已经是我一半的家产了,一枚金币恐怕有些不太够啊。」
  少年似乎很快就明白了状况,开始讨价还价起来。如果是平时,莫里斯早就叫人把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揍一顿之后走人了,但此时此刻主动权在别人手里,自己什么都可以浪费唯独只有时间不能,于是又扔了一个金币给他之后开始叫家里的人上船。

  「大人,2 枚金币买我一半财产倒是够了,不过我看好像你是把你的全部财产都带着了吧,这样的话2 枚金币是不是也廉价了点啊。」少年似乎还是有些不满足的说到。

  这番听似只是在趁机占便宜的话却让此时已经上了船的伯爵心脏一阵紧缩,自己一行的情况这个小子竟然已经知道了,虽然一群人夜里赶水路走确实很不正常,但他怎么会那么快察觉到这里是自己全部家当的,他会不会去告密,他又是什么人,各种问题让伯爵刚稳定下来的情绪又慌乱了起来。

  但少年却好像为了安抚自己一样,突然自觉的走下了船,让出了位置,摆出一副并不打算和众人纠缠的样子。

  「呵呵,别紧张,各位大人,其实今天黄昏的时候近卫军突然对河面的船运下达了宵禁令,所以我猜肯定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刚巧我因为命令来不及回去,所以就把船停在这里直接睡了。现在看各位的情况我也差不多知道宵禁的原因了。」

  这话倒是让伯爵松了口气,顺便自己想知道的事也从对方嘴里听到了,但眼前的这个小子却还是让自己有些不放心,一个十几岁的船夫怎么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把这些和自身不相干的情况给弄清楚的?对方对自己看起来并没有敌意,但是很明显也并不简单。可是现在已经没时间考虑那么多了,既然他并不打算为难自己,那也没必要纠结于那些小事,毕竟现在什么都比不上身家性命重要。
  当十几个人都挤上了两艘船之后,更大的问题出现了,虽然船是能够把那么多人给塞满,但是加上各种行李之后,吃水线却非常深,这样别说到海湾的货船那了,恐怕还没出河口呢就要先给沉了。

  怎么办,当然只能减重了,但问题是这批跟着自己跑出来的人已经是自己最亲近和信得过的人了,家里的亲人自然是不能扔下的,几个仆人也都是跟了自己很久或者今后要靠其办事的,那除了人之外唯一能扔的就是那些最重的金块了。
  「不行,这些不能扔。」似乎是看透了伯爵的心思,一直都很安静的伯爵夫人突然喊了起来。

  毕竟这次逃亡别国之后还是要靠钱,想要过回原来那样的奢饰生活这些金块是必不可少的,这也是为什么伯爵夫人在众多反对声中仍要把这些笨重的黄色石头给带在身边的原因。

  「这些金子我不会扔的,真要扔的话就把这个小贱种给留下。」说着伯爵夫人把一个瘦弱的小女孩给推下了船,而小女孩在被赶下船后十分惊恐的呆在原地动也不敢动。只是一个女孩的重量能有什么帮助,船的水线依然没有到达安全线。
  被推下来的女孩又廋又小,糟糕的服饰上也能感觉出来明显不是贵族,但逃亡的路上带着这么一个瘦弱的仆人也实在是很奇怪,而伯爵此刻也有些为难,他似乎并不想把那个女孩留下,但是也不想得罪妻子,只是想要走确实必须放弃一些东西。

  「这位大人,我知道您全家的价值应该不会只有两枚金币的,快点做决定吧,后面似乎有不少人的脚步声靠近了。」

  一直在边上看热闹的少年突然提醒了下伯爵。

  莫里斯知道确实不是磨蹭的时候了,于是不再顾妻子的反对,立刻命令下人把两艘船上各扔下了一袋金块,只留下了最后一袋在自己身边,再又扔了一些多余行李后,两条船终于都能勉强出航了。

  「这两袋东西就当买你这两艘船了。」站在正驶离岸边的船上,伯爵有些不甘心的对少年船夫说道。

  「不,大人,是买了您的全家性命。」少年平和的回答到,并静静看着两船滑向远处。

  整个事件对他来说似乎都没有什么可吃惊的,唯一有些惊讶的是那帮人最后竟真的没有把那个被轰下船的小女孩给带走,而那个小女孩在被赶下船后也始终没说一句话,看着依然站在岸边望着船消失方向的瘦小身影,少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在检查了两袋金块后便分别把它们藏在了两个不同地方,接着就只能一直陪着女孩站在那。

  「那边的人,对,就是你!」突然的呼喊声让少年知道刚才听到的那些脚步声的主人终于来了……

  对于近卫军第三军一团团长洛克来说今天实在是够难堪的,本来奉命抓捕莫里斯伯爵一家的任务应该是十分顺利,何况高斯伯爵的孙女菲尔纳正好被分到了自己这一团实习,正是自己向这个刚满15岁的小美人展示才能的时候,结果一行人浩浩荡荡去了伯爵府之后却扑了个空,亏自己之前还在教菲尔纳小姐情报保密的重要性,倒是立刻亲身呈上了一个反面教材。

  幸好为了以防万一下午的时候对护城河下达了宵禁令,海港码头也早已安排好了伏兵,除非莫里斯一家能招来一条龙把城墙给毁了走陆路逃跑,不然抓到人也只是时间问题。

  顺着一路上的情报来到了护城河边,却没有看到意料中的莫里斯一家,而是只有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站在河边,洛克有些急躁地喊住了河边的少年。

  「那边的人,对,就是你!」

  「你好,长官,有什么事吗?」少年回过头后很恭敬地低头答了话,这让洛克稍稍有些满意,毕竟菲尔纳小姐就在旁边看着呢,这样的态度起码能让自己稍微挽回一些面子。

  「这里应该有十几个人过来过的,你见到了吗?」

  「是的,刚刚一群贵族摸样的人过来过。」

  「他们人呢?」

  「他们抢了我的船之后就走了。」少年平静地答道,平静到好像被抢的不是他的船一样。

  「什么!」洛克听到这话后差点气得吐血,本来以为下了宵禁令后应该万无一失,没想到竟然最后还是会有这种意外发生。

  「下午的禁令你不知道吗,竟然还敢把船停在河岸边?!」已经顾不了形象的洛克一把抓起少年的脖领,如果不是考虑到在菲尔纳小姐面前的形象的话真的就要脏话和拳头一起上了。

  「我知道啊,只是禁令下的太突然我来不及回去只好停在这了,真不是故意的啊。」少年依然不紧不慢的在回答

  「来不及回去?禁令下的时候是黄昏,给了所有人快40分钟的时间回去,你能住多远,敢说来不及,唬我啊!」洛克有些忍不住要发作了。

  「额……我住在默岛上,是一个星期前才来的看岛人。」少年一边说一边出示了一个帝国官方的证明,说完后洛克立刻松开手放下了他。因为情况又有些出乎预料了。

  默岛是皇都那宽阔护城河上的其中一个小岛,真的非常小,所以一般只派一个人在那岛上看着,但由于那破岛离城区比较远,所以很少有人愿意去做看岛人,偏偏这岛又离皇宫附近的悬崖很近,所以根据规定必须要由一个上面信得过的人去看守,试想上面信得过的人那自然也都是有些背景的,谁愿意跑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服役,所以这事就一直拖着。但一个星期前倒是听说找到了一个人来,本来只是当个传言没怎么在意,但是刚才那个少年出示的官方证明明显是真的,没想到竟然这么巧。

  洛克知道这下有些麻烦了,莫里斯一家没抓到其实并没有多严重,对于陛下和那些贵族来说,他已经是个无关紧要的人物了,而自己因为失误放跑了人家也最多就是警告和一些象征性的处罚,但关键是要找到一个替罪羊,不然自己今后在高层中的信任就完蛋了。本来眼前的这个小鬼就是个最好的目标,把他抓回去交个差就搞定,结果对方的背景竟然也让自己不敢下手,天知道新的看岛人竟然会是个16岁左右的小鬼,估计是某个贵族把自己的孩子弄过来混点政治资本的,妈的,却把他害苦了。

  「那这个女孩是怎么回事,怎么又脏又乱的。」洛克指着被轰下船的那个又黄又瘦的小女孩问道,如果不是在这个特殊条件下恐怕自己根本不会注意到那个女孩,洛克甚至不想多看她一眼,只想赶快把公事给完成。

  「哦,这是我今天刚买的女奴,因为还没来及回去,所以身上有些乱。」少年说完这话后不止那个女孩有些惊讶,连他自己都有些后悔,自己竟然因为同情心把本来和自己无关的麻烦事给揽上了,近卫队如果细查起来那还真有些麻烦。
  「哼,看她连个项圈都还没有,谁知道是个女奴啊,你好歹也是帝国政府的编制人员,拿着俸禄就不要做有损帝国颜面的事情,买个女奴都不选个样子好点的。」

  好在近卫队的人似乎对这个不起眼的女孩并不太在意,倒也多亏这个女孩从各方面来看都和贵族形象相去甚远。

  至于洛克,他知道今晚的计划彻底完了,本来如果没有宵禁令的话反而可以直接征用几艘船出去追赶,结果原先布置的陷阱反而把自己先困住了,只能自认倒霉了。

  「对了,大人,还有件事。」少年的话让本已有些不耐烦的洛克更加烦躁,但又不好发作,只能继续听他讲完……

  「那帮人走的时候很急,东西又多,所以丢了一个袋子在这里,我不知道是什么,所以还是交给你吧。」说完少年就把其中一个藏着的袋子拿了出来。
  洛克让手下人接过袋子,其实他也不指望能有什么东西,顶多就是些多余的行李而已。但当手下打开那沉重袋子的时候,除了少年和女孩之外的所有人都惊呆了,毕竟十个条状金块即便是洛克这个近卫军团长也很少见过。但对此时的他来说,更重要的意义是,如果这真是莫里斯伯爵留下的话,那即使没有找到替罪羊,也有东西和上面交差了。

  「你……你知道这里面是金块吗?」洛克有些结巴地问少年到,他不敢相信有人会在知道里面是这么多金子的情况下还老实交出来,但少年平静的表情让洛克认为他知道里面的东西。

  「啊,我只知道里面的东西是那些贵族留下的,应该很贵重,所以不敢独吞,没想到竟然是金子,那更应该交给长官您处置了。」

  少年的态度依旧那么不紧不慢,伯爵留下的两袋金子他只拿出了一袋,但却让自己今后不会再被近卫军纠缠了,虽然从当前来看损失了很多,实际上却是最聪明的做法。

  但好不容易抓兹命稻草的洛克自然是心花怒放,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夸奖了一番之后,回头便对自己手下一个相貌纯美的金发女孩下达命令。

  「菲尔纳,你现在就去总部回报所有情况,顺便通知海军帮忙封锁下……算了,反正他们也在等着看我们笑话……直接汇报情况就好了。」

  名叫菲尔纳的少女利落地敬了个礼后多看了一眼面前这个有些奇怪的少年,并且她还对着那个被遗弃的女孩盯着看了一会,不知是在想些什么,但很快便转回了眼神,骑马回城去了,举止既优雅又完全让人感觉不出一点贵族的傲慢,对于在场所有人来说,少女离开时飘逸的金发怕是这个压抑夜晚唯一的清风了。
 ⊥这样,在近卫军把金块拿走之后,平静的河边上又只剩下了少年和女孩两个人了。

  「我……」一直沉默着的女孩刚想说些什么,但少年打断了她的话。

  「我知道你有很多想说的,也有很多不想说的,但那些暂时都不重要。那群贵族把你和两袋金子丢下换了自己的命,而我又用一袋金子和一个谎言换了我们俩的安全,所以现在你和另外一袋金子暂时就是我的了,今晚我很困了,有再多的话都等到明天和我说。」

  说完少年看了看眼前这个有些脏又很瘦的小女孩,从她的表情来看似乎还没有接受这个现实。

  「总之,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女奴了,身为主仆,我们暂时不必要互相了解的太深入,但……起码要知道对方的名字。我叫艾德,没有姓,就叫艾德。你呢?」

  「我、我叫……伊莉丝,从今天开始,也没有姓了……」


上一篇:神鵰外传 ( 16 )

下一篇:凋谢的莲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