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宁采臣的无限后宫1-30完
宁采臣的无限后宫1-30完



  第001章老套的死法

  「唐…小…晨!!!」一声杀猪般的尖叫在回响在一家肯德基店的走廊里, 幸亏离大厅远点否则这一嗓子完全能把这个月的投诉量给拉上去,尖叫的制造者 是这家店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店员,此时此刻她有一种踹开门冲进厕所的欲望。

  「丫的上趟厕所够开一次人大会议了,今天拖也得给你这王八蛋拖出来。」 想着她举起粉拳准备凿门,这时候「啪」的一声门开了里面出来一个也穿着店服 的青年,满脸尴尬的看这她,女店员的手扬在空中也不放下,顺手抓住正在提裤 子那人的领子上,看她表情愤恨之极,好像马上要用额头狠狠的撞在对方的鼻梁 上。

  唐小晨;男,身高一般,长相一般,家境……也算一般,大学毕业后华丽的失 业然后又华丽的在爹妈住的地方附近被这家「外企」聘用,合同期一年。现在已 经呆了差不多有半年的光景了,可拿到手的工资加起来没几百块。不是外国人压 榨咱这祖国的花朵啊,而是这小子基本天天惹事。刚来的时候在柜台收银,除了 结错账就是给错东西,平均每天发放出去两百多人民币,后来被发现还美其名曰 回馈大众,到了月末领薪水的时候经理告诉他是自己回馈了大众……当然也多收 过几次钱,恩…这钱九成九都装回他自己的兜里了。后来经理只好让他去送外卖, 能碰到的就一辆电动小摩托你爱咋祸害就咋祸害吧。但他完全低估了唐小晨的能 力,两个礼拜后只要他去送过的地方就再也没有人订外卖了,甚至都不要其他人 送的宁可自己穿过几条街来买。

 …理恨的牙痒痒啊,看他挺卖力但天天填乱子,想炒了他吧但听说他舅妈的 姐夫的叔叔好像是工商局的什么什么,所以很明智的选择了中庸之道。这个活宝 还得留着,但能不用的时候绝对不用,这个人嘛很有亲和了不论男女老幼一律论 哥们处。哎…这年头,难混啊……镜头拉回,拽别人领子的叫林雯,比前面这个她认为该挨千刀的大一岁,恩 ……只比唐小晨矮了一点点,椭圆形的脸蛋。大眼睛薄嘴唇,很瘦但皮肤特别好, 唐小晨刚来的时候曾经猥琐的盯着他瞅了一段时间,总体属于比大众脸漂亮很多 但离大美女级别还有比较大差距的级别。此人家境是一点不了解但她没两天就换 一双而且几个月还不重样。以唐小晨的鞋识只能认出nike阿迪NewBal ance这些牌子,剩下的店面没有就认不出来了。所以他认定此女两种情况— —一种她家根本就是作假鞋的,另一种是来这工作体验生活的……恩,看两种哪 个都不太像。

  我们的唐某终于是整理完裤子捋了捋下衣领然后及其真诚的说道:「哦林姐 啊,啥事这么着急啊?」林雯听他这么一说呆立了三秒钟,反应过来后一使劲把 唐小晨从30厘米的距离拽到10厘米然后瞪着眼睛骂道:「好哇你个王八蛋! 早上老娘跟你说今天周末让你送两份外卖,你这么一会就忘了?」唐小晨听后一 拍脑门满脸歉意,然后一个劲摇头说:「哎呀林姐你看这事整的,我都给忘了。 这事包在我身上了……别说送外卖就是送手雷我都不含糊!话说回来,我正在这 撇大条你就……」说的人说的真真切切,但听的人怒气值瞬间直窜100马上就要爆气!「这 戏都演多少回了,每次都拍脑门!你就不能换个新鲜点的,听你这口气这活应该 是我的?」虽然心里都气炸了但林雯面上古井不波,让他看出来生气了那他心里 才爽呢。林雯松开他领子一摆手说道:「行了行了,你赶紧去吧—— 路上别撞死你, 切!」说完转身走向了大厅,临走还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唐小晨站在洗手间门口 感慨万分啊;这女的要是结婚了不得变成泼妇啊,真想不出林雯这小姑娘变成泼 妇该什么样。哎又胡思乱想了,还别说她一瞪眼睛还挺那啥……放好外卖戴上头盔,唐小晨心里有种微微兴奋的感觉:好久没骑这乌龟车了, 在店里闷了这么久正好出来转转。「这帮美帝国主义的资本家真王八蛋,这破车 竟然还能骑?一拐弯都能甩出去一堆零件。还是老马有预见性,要是他现在没死 我早就跟他混了。」边想着边跨上了车浑然忘了自己政治大学一口气挂了三年。 现在五月中旬天气不冷不热正好适合出来放风,骑着电动车吹着小风还真是惬意。 事实证明不思上进的人对生活是很容易满足的……「在过两条街就到了,这人还真有银子住麦凯乐。」正想着已经到了一个十 字路口,看到交通灯快变绿了唐小晨微微拧了下油门,由这破车特别慢在公路上 后面的人都催,所以一般快绿灯的时候都先起动省的憋着走不出去,可没想到今 天这车突然发飙猛的一下就窜了出去,差点出现车出去人留着的场面。唐小晨一 起步就发现不对劲下意识的踩住了车闸,电动车刚窜出去两米就停下了。本来十 字路口左右都已经没有车通过了,但主角不一样真就是不一样,突然左侧横冲出 一辆本田的大蟑螂,十字路口中间就他这一辆电动车,本田就像瞄准好了一样直 直的撞了上去……这个时侯唐小晨才来得及侧了下头。刚看清本田的标志就感觉 身体一沉像被超重了一样,感觉头被猛的往左一拉「砰」地一声头盔撞在了风挡 上…整个世界突然安静了,所有的声音和图像是被强行拽走了。当时的唐小晨心 里只有一个想法:林雯—— 老子回去了一定强x了你!神经还没来的及反映疼痛整 个身体就被大蟑螂扁平的车头铲向了空中然,后按抛物线轨迹「啪」的一下摔在 了地上。

  头盔已经碎了,唐小晨仰面朝天身边全是玻璃渣子,感觉眼睛雾蒙蒙的而且 胸口也喘不上来气。他想翻身站起来起来但发现胳膊已经举不起来了,浑身不能 动。黑红色的血顺着额头流到了地上,嗓子一甜猛然喷出了一口血,血落到了脸 上但感觉胸口舒服多了就像又能正常呼吸了一样,大脑里没有电影里面人临死前 把自己的人生再看一遍,(美国电影普遍使用这一个套路,个人认为比较俗套了 ……)小晨很平静的看着天上的云,耳边慢慢传来大街上各种汽车喇叭的声音和 掺杂着这人们的惊呼,心里默默的念着:「云……云……」然后断了气……

????????第002章穿越古代

????????吸了夏侯剑客唐小晨再度恢复神智之时,他已经穿越 到了古代,穿越到了一个穷书生身上,这个穷书生叫宁采臣!今年20岁。

  不错,就是倩女幽魂里的那个宁采臣,而且还是王祖贤版本的,因为宁采臣 现在正要如同王祖贤版本的那个哥哥,去一个叫郭北镇的镇甸收帐。

  该死的,想不到一下子竟然就穿越成了张国荣哥哥演的那个角色,很悲催, 不过还好,这次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穿越过来的时候,唐小晨还被开了外挂,他 此时拥有了两项奇特的东西。

  一样一把武器,名叫噬魂,就是类似诛仙里张小凡的兵器,第二是输入自己 脑子里的一本秘笈,名叫「吸仙大法」,这本秘籍记载的是一种能够吸取各种各 样神仙妖魔的功力,类似于武侠小说里的吸星大法,而且这门功夫有四种好处, 第一,修炼之人可以获得不死不灭之身,还可以帮助任何人还阳;第二,利用噬 魂可以隔空吸取对手功力;第三,吸取的人无限制,就算是圣人也可以吸取他们 的功力为己用,并且不会有爆体的危险!第四,吸取了那个人的功力,就能学会 那个人的所有招式!

  一想到获得了这两样法宝,唐小晨登时很高兴,也就接受了宁采臣的身份。

  自此,没有了唐小晨,只有宁采臣!

  宁采臣此时继承了原来身体的所有记忆,自然知道自己长得很俊俏,这不禁 让他非常高兴,有好的相貌,才能好好泡泡妹妹啊!哈哈哈……当下,宁采臣就在这小溪边开始修炼。

  这功夫似乎天生就是为宁采臣而生,宁采臣才修炼了短短一个时辰,就完全 练成了这门功夫,这下,宁采臣绝对是欢喜无比!

  「哈哈哈……日后天下将任我玩乐,我无敌了!」宁采臣哈哈大笑,有这样 的作弊器,再加上不死之身,还有谁能为难自己?

  嘿嘿,现在还是先去找自己的小倩妹妹吧!宁采臣很淫荡地想到。

  这个朝代是一个架空时代,国号大华,皇帝是杨姓。此时的世道不算太平, 朝堂之中奸臣当道,不过还好,民间还未受到什么影响,除了盗贼遍布之外,也 没啥别的。

  不过宁采臣却是知道,如今的国家已经被慈航普度那个妖怪控制住了,但是 宁采臣现在的目标不是他,也就暂时不去管这件事情!

  此时,宁采臣行走在山路上,天下着蒙蒙细雨,很快的,宁采臣来到了一座 破旧的凉亭前,在那里,宁采臣看到了这么一幕。

  只见前面一个魁梧的剑客正在跟几个看起来是强盗的人比斗,那些人压根儿 就不是此人的对手,没一会儿就被这个剑客给杀了!

  「哼,你们这些人,敢偷我的钱袋,该死!」那剑客哼了一声,说道。

  宁采臣看着眼前这个人,忽然明白呢,他就是那个夏侯剑客嘛!

  宁采臣知道,这个人后来还要喝小倩缠绵一番,然后被杀,与其让他死在那 些妖怪身上,倒不如自己吸了他,看看自己的吸仙大法究竟威力如何!

  当下,宁采臣召唤出噬魂(噬魂只认宁采臣为主,宁采臣无论什么时候,噬 魂在任何地方,都可以任意召唤),然后运用吸仙大法,那噬魂立刻发出了青色的光芒,飘在了半空。

  「啊……」只见那夏侯剑客大吼一声,接着他浑身抽搐,然后杨天浩就感觉 到一股温和的气息传入了他的身体里,同时还有这个夏侯剑客所学武功的记忆、 关于内功的修炼方法,真是让杨天浩觉得无比舒服。

  夏侯剑客只觉得浑身的内力源源不绝的外泄,他吓得魂飞魄散,可惜他根本 无法挣扎,只能任由宁采臣施为。

  很快的,夏侯剑客内力完全被宁采臣吸干了,忽然,宁采臣脑子里冒出一句 话:是否吸取此人元神!

  宁采臣愣了一下,接着心中默想,吸取!他想看看吸取对手的元神会怎么样! 当下,宁采臣强力运功。

  「啊!」宁采臣登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息传入自己的身体里,夏侯剑客的 元神化作一道道法力,注意,是法力,而非内力,传入了宁采臣的身体里。

  很快的,夏侯剑客的元神被吸干了,夏侯剑客的尸体倒在了地上,而宁采臣 感觉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的身体里多出了法力,虽然看起来才一点点, 但确实是法力,吸取一个凡人的元神居然就会有法力,那要是吸取神仙妖怪的, 那还不知道有多牛逼……这不禁让宁采臣大喜。

  原来吸取元神还有这好处啊!难怪那个黑山老妖会那么想吸取男人的元神, 这简直就是天大的补品啊!

  宁采臣当下兴高采烈的将那个夏侯剑客身上的财物洗劫一空,然后大摇大摆 地朝着郭北镇而去。

  行到城里,宁采臣正想找个客店投宿,先休息一下,然后再问问哪里有妖怪, 可谁知……只见不远处,好几十个衙役打扮的人猛地冲了过来,手上一手拿着大刀,一 手拿着一张画这人头像的通缉令,此时正抓着无辜百姓对照画像。

  他们一手一个,粗鲁地抓着一个又一个的百姓,对照之后,长得不像的便粗 鲁的推开,长得有一点点像的就立即抓走,搞得一路上的百姓换乱不堪,哭天喊 地。

  宁采臣看的暗暗摇头,心道如今朝野腐败,上梁不正下梁歪,如今的这些衙 役也是如此的嚣张跋扈,那句话说得好啊,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啊!

  宁采臣正心中感叹着,忽然,一个衙役指着宁采臣大叫道:「这里还有一个!」 说着,好几个衙役张牙舞爪地朝宁采臣扑了过来!

  第003章兰若寺

  宁采臣大怒,心想这些家伙居然敢对自己动手,不过正好,可以吸取这些人 的元神为己用,扩充自己的法力。

  当下,宁采臣祭起噬魂,登时,噬魂青光大盛,吸仙大法运转而入。

  「啊……啊……」那几个衙役惨叫连连,他们的功力比之那夏侯剑客还差得 远,瞬间就被人将元神吸的干干净净,倒在地上死去了。

  街上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宁采臣冷笑一声,转身施展轻功,飞跃而去。

  过了几条街,宁采臣打算找个人问下兰若寺在哪里。

  他走过一个画摊的时候,那画摊老板是个四十来岁的猥琐中年男子,一见宁 采臣,立刻说道:「公子,买幅画吧……」「那个……你是叫我吗?!」宁采臣问道。

  「是啊公子,我就是叫你!我看您气度不凡,不如买幅画照顾一下我的生意 吧?!」那老板献媚笑道。

  「哦!算了,我还有事……」宁采臣刚想拒绝,忽然,他的眼睛停留在了一 张画上不动了。

  那画上画着一个白衣美女在河边洗头,画像栩栩如生,这美女看起来十分年 轻,眉目如画,风姿绰约,一头秀发修长乌黑,看起来颇有几分圣洁之气。

  宁采臣不禁暗自赞叹这个作画人的的厉害,这张画像上的美女的容貌描绘的 美丽动人,起码可以算得上上品美女,真是栩栩如生啊!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张画像和前世王祖贤版的《倩女幽魂》里面的那张美人 画像十分相似,只不过这张画上的美人儿要比电影里画的还美得多而已。

  难道这就是聂小倩的那张画像?宁采臣心中登时惊喜若狂,心想不管是不是 赶紧买下来再说!

  当下,宁采臣指着那张美人洗头的画像说道:「老板,我要那张画!」老板一听,心中一喜,心道总算有生意了。当下老板呵呵一笑,赶忙取下画, 说道:「哎呀,公子你真有品位啊!这张画上的美人儿可是绝色美女啊I惜在 一年多前被山贼抓住,不愿受辱,咬舌自尽了,真是可怜啊!一共是六两银子! 谢谢惠顾!」宁采臣听了,心中已经确定是小倩无疑,当下心中喜滋滋的,付了银子之后, 宁采臣将画拿过来在上面施了个法,让雨水无法近它的身,接着拿着画边走边欣 赏起来,只觉画中美人之美,却是从所未见。

  ……

  兰若寺本来是金华的一座规模宏大、历史悠久的大寺庙,以前的香火十分旺 盛,庙堂规模也极其宏大,庙中和尚整整有一百多个,可谓兴盛之极。

 ∩是这几年来时局不定,贪官污吏欺压百姓久而有之,所以渐渐地兰若寺的 香火也就开始走下坡路,和尚们也开始一个个的离开,最后整个兰若寺就这样荒 废了,成为一座破寺。也因此,这里被外号姥姥的一只千年树妖霸占了这里,带 着手下的几个美丽女鬼在此害人,因此此地成为了金华人绝不敢踏足的禁地。

  宁采臣跟人问明白了兰若寺的地址之后(当然,费了一番功夫,因为很多人 都不敢提兰若寺),就施展轻身功夫来到这里。此时他吸了好几个人的元神,功 力进步的很快,短短十几分钟就从城里来到了这里。

  此时,宁采臣走到兰若寺门前,只见一块破旧的石碑上赫然刻着「兰若寺」 三个字,后面便是一座破旧不堪的古庙,期间乌鸦横飞乱叫,房屋破旧,房门皆 是歪倒不稳,到处生满了蜘蛛网,再加上兰若寺四周不断刮起的强烈阴风,一般 人到这里恐怕都要心惊胆战。

  不过宁采臣毕竟不是普通人,此时自然是毫不害怕,心中激动,大踏步地往 里走了进去才刚走进去,忽然,一道黑影猛地窜了出来,如闪电般朝宁采臣撞来。

  宁采臣一惊,随意一闪,躲过黑影。那黑影快速窜到宁采臣身后,停了下来, 站落在地。

  宁采臣一见,原来这是个四十来岁的男人,身穿一身黑色武士装,一脸大胡 子,相貌威武,身材高大,背上背着一柄长剑,看起来是位侠士,心中暗叹方才 那一下来的好快,一般人恐怕根本看不清楚,立时就会被撞死或者撞晕。

  那大胡子此时脸上吃惊,一脸疑惑地看着宁采臣,说道:「小子,你是什么 人?来这里干什么?!」宁采臣见这人好生无礼,别过头去说道:「大胡子,你又不是我什么人,我 为什么要告诉你啊?!」那大胡子也不生气,上前拉住宁采臣说道:「你能躲过我一下撞击,也算有 些本事,我也不隐瞒你了!这个地方有鬼,你赶紧离开这里,不要妄自送了性命!」「有鬼?大胡子?侠客……」宁采臣忽的想起一个人来,赶忙问道,「不知 这位先生高姓大名?」那大胡子一愣,继而说道:「我们不过都是行路之人,何必知道名字?我劝 你你速速离去,不要妄自送了性命!」宁采臣一听,微微一笑,说道:「你不说名字,我却知道你是谁,你姓燕, 名赤霞,对不对?!」那大胡子正是燕赤霞,方才他在兰若寺看到宁采臣,还以为他也是来投宿的 书生,不想他被鬼怪所害,这才出来想将他撞晕带走,可谁知宁采臣不但避过了 他的撞击,此时还道破了他的名头。燕赤霞不禁大吃一惊,当下下意识地右手击 出,便要扣住宁采臣的肩膀,逼问他如何知道自己的身份。

 ∩宁采臣是何等人物,如何会被燕赤霞制住?但他此时不闪不避,任由燕赤 霞的右手在一瞬之间就扣住了自己的左肩琵琶骨。

 ∩谁知燕赤霞的手才刚触到宁采臣的肩膀,就登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吸力传 来,自身的法力竟然源源外泄,不禁让燕赤霞瞬间大惊失色。

  第004章初见小倩

  此时,宁采臣施展吸仙大法,吸取燕赤霞的功力,要知道,燕赤霞可不是夏 侯剑客那种人间的剑客,他是有高强法力的道士,此时他的法力源源不绝对着宁 采臣身上流进来,让宁采臣感到无比的舒畅。

  「啊啊……啊啊……快放开我,放开我……」燕赤霞哇哇大叫,想要挣脱宁 采臣的身体,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身体忽然无法动弹,根本挣脱不出。

  宁采臣狞笑着看着燕赤霞,他此时吸仙大法功力已经深厚了不少,很快的, 他就吸干了燕赤霞的功力。

  然后,宁采臣大笑一声,把燕赤霞的元神也吸了过来,燕赤霞惨叫一声,元 神一下子就被吸走了,他的身体也软在地上,就此死去。

  宁采臣哈哈大笑,感觉了一下身体,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里似乎充满了力量, 这样强大的能量,是他从未想到过的,让宁采臣瞬间感觉无比的快乐!

  是时候去找小倩了!宁采臣这样想着。

  走出了兰若寺,往后面树林走去,宁采臣此时有了法力,五官也灵敏了很多, 鼻子里闻到了这附近的确有强大的鬼气,遍布四周,不禁心中欢喜,当下继续寻 找。

  忽然,宁采臣闻一阵天籁之声的琴声由远及近,缓缓而来。

  初时声响尚轻,似是山上清泉汩汩而下,逐渐便又紧凑起来,似初春之细雨 密密麻麻。细耳凝听,那琴声仿佛带着奇异的魔力,音韵似在头顶盘旋,又似在 耳边私语,直让人沉醉其中。

  宁采臣听到琴声,心中不禁更是欢喜,心道看来小倩就在琴声之处,当下宁 采臣寻着琴声,飞奔而去。

  宁采臣寻着琴声,转眼间,竟走到了一处大湖之边,这座湖极宽极大,水面 清澈,湖上泛着远远的月亮,中间有一小岛,小岛四周连接着木制的桥梁;岛上 有一长亭,琴声便是那里传来的。亭中四周挂着轻柔的紫丝绸,此事被湖中清风 吹的飘动起来,让人看了不禁赏心悦目。中间坐着一白衣人正在弹琴,此时由于 隔得甚远,宁采臣看不清她的相貌,但也能猜到她就是小倩,心中不禁欢喜的快 要疯了。

  至于这座湖,宁采臣一眼就看出来,这里根本就是一处乱葬岗,是用幻术变 化出来的,瞒得了凡夫俗子,可骗不过他的眼睛。

  当下,宁采臣整了整衣冠,大踏步上前,走上了桥梁,朝湖心小亭走去。

  慢慢走到亭中,那弹琴之人果然是一女子。她眼见宁采臣走进,便微微抬头, 看了一眼宁采臣,轻轻地笑了。

  当看到这张脸蛋儿的时候,宁采臣已经彻底的石化了。

  太美了!饶是宁采臣前世见过不少美女明星,但饶是如此,依然亦不由狂涌 起惊艳的感觉。

  眼前这个女子的「艳」,是一种「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那么自然的、 无与伦比的真淳朴素的天生丽质。就像长居洛水中的美丽女神,忽然兴到现身水 畔。纵使在这繁华都会的核心处,她的「降临」却把一切转化作空山灵雨的胜境, 如真似幻,动人至极点。

  她虽现身凡间,却似绝不该置身于这配不起她身份的尘俗之地。她的美眸清 丽如太阳在朝霞里升起,又能永远保持某种神秘不可测的平静。

  她这种异乎寻常,令人呼吸屏止的美丽,确非尘世间的凡笔所能捕捉和掌握 的。整个天地都似因她出现而被层层浓郁芳香的仙气氤氲包围,教人无法走出, 更不愿离开。在平静和冷然的外表底下,她的眼神却透露出彷若在暗处鲜花般盛 放的感情,在倾诉出对生命的热恋和某种超乎世俗的追求。

  她就像破开空谷幽林洒射大地的一抹阳光,灿烂轻盈。天街静如鬼域,只有 河水打上桥脚岸堤的声音,沙沙响起。

  在月儿斜照下,聚集目力看过去,她的容貌和那画像十分相似,但是更为惊 人:在修长和自然弯曲的眉毛下,明亮深邃的眼睛更是顾盼生妍,配合嵌在玉颊 的两个似长盈笑意的酒窝,肩如刀削,蛮腰一捻,纤秾合度,教人无法不神为之 夺。她的肤色在月照之下,晶莹似玉,显得她更是体态轻盈,姿容美绝,出尘脱 俗。

  宁采臣痴了,呆了,他终于明白了什么才是真正的美人儿,什么才是真正的 绝色佳人,眼前这个美女,就算不能当得仙品之称,但是说是绝品美女,是绝对 当之无愧的!而且还是绝品中的极品!而在她面前,妙妙那样的美人就像是丑小 鸭一样!

  那一刻,宁采臣心中发誓,这个女人,自己要定了!

  那美女看着宁采臣淡淡一笑,说道:「小倩见过公子。今日难得与公子相见, 小倩先献上一曲,还请公子鉴赏!」宁采臣听得她果然是小倩,心中终于放心,当下知道要俘获小倩的芳心,必 须要表现出正人君子的样子。

  当下,宁采臣摆手道:「且慢,这位小倩姑娘,深更半夜的,你一个人在此, 不冷吗?!」小倩一愣,接着微笑道:「不冷啊!」

  「哦!姑娘,这大晚上的,附近又有狼,我觉得你还是快点儿回家的好,不 然很危险的。你家在哪儿?要不我送你回去吧?!」宁采臣一脸真诚地说道。

  小倩又是一惊,心道这人倒也奇怪,说这么多干什么?当下说道:「不用, 公子,小女子家就在这后面,今日在此不过试出来乘凉透气,与公子相遇也算是 缘分,小女子看公子衣着打扮,应当也是博学多才之人,就来品评品评小女子这 首曲子弹奏得如何,怎么样?公子应当不会驳了小女子的请求吧?」宁采臣脸上假装露出为难之色,接着道:「那好吧!小生便听听姑娘的曲子 吧!」说着,盘膝坐在了。

  小倩轻轻一笑,抚弄琴弦,美妙的琴声又一次弹奏出来,只听小倩唱道: 「陇首云飞,江边日晚,烟波满目凭阑久。

  立望关河萧索,千里清秋,忍凝眸。

  杳杳神京,盈盈仙子,别来锦字终难偶。

  断雁无凭,冉冉飞下汀洲,思悠悠。

  暗想当初,有多少、幽欢佳会;

  岂知聚散难期,翻成雨恨云愁。

  阻追游。

  每登山临水,惹起平生心事,一场消黯,永日无言,却下层楼。「一阵悦耳的女声传来,清脆平缓,仿佛在诉说着少女心事般,轻柔温婉,将 这词中幽怨,表达的淋漓尽致。

  这是前朝大宋着名词人柳三变做的一首词,词牌名做《曲玉管》。柳三变, 乃是前朝词曲大家,自称「奉旨填词柳三变」,以毕生精力作词,并以「白衣卿 相」自许。其词缠绵徘徊,旖旎近情,乃是词中的极品。

  此时这词由小倩唱来,琴音相和,意尤隽隽永,似有一股说不出的忧愁,融 入了这词的境界中。

  一曲还在继续,宁采臣不禁听的有些痴了,心道这聂小倩当真是才貌双全, 果然不愧是绝品美女……不,绝品美鬼才对!

  第005章小倩的诱惑

  聂小倩见宁采臣听得痴了,不禁心中得意地一笑,当下运用妖法,只见琴弦 「砰」地一声,居然断开了,将小倩的手指弹出了一道伤口,流出了鲜血,不过 那自然是假的。

  小倩「啊」的叫了一声,皱了皱眉头,那样子说不出的楚楚动人。

  宁采臣如何不知道她想干什么?但当下宁采臣并不拆穿她,而是立刻说道: 「哎呀!姑娘,你受伤了!」小倩妩媚地看了宁采臣一眼,说道:「公子,小女子手上流血了,你能不能 用你的嘴帮我舔一舔?这样会好一点儿的……」宁采臣一愣,看着小倩那如白玉般的小手,心中一片激荡,但嘴上还是假装 清高地说道:「那个……那个姑娘,不好吧……男女授受不亲啊,你自己舔不行 吗?」小倩一听,心道这书生还不好对付,当下于是身子一扭,一下子坐在宁采臣 身边,抓着他的手臂嗔道:「公子,你难道真的想看到小女子的手流血吗?你难 道真的就这么狠心吗?」她说话语气娇声娇气,当真是妖媚动人,透人心扉。宁 采臣听得心中荡漾,当下假装为难地说道:「那……那好吧!我就给你吸吸吧!」小倩微笑着将流血的手指抵到宁采臣嘴边,宁采臣伸手握住玉手,只觉得冰 冷无比,当下深吸一口气,将手指放入口中,帮她舔了舔。

  「啊……」小倩发出了一声销魂蚀骨地呻吟,将身下白裙往上一拉,两条白 生生、修长动人的雪白大腿展现在了宁采臣的面前。

  宁采臣看到这一情景,登时血脉膨胀,下体阳具勃起。他一生之中都没见过 这么美丽的女人大腿,它是那般的修长、那般的雪白、那般的搭配均匀、那般的 让人心动,浑身的肌肤没有半点皱纹和瑕疵,仿佛就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等待 着人们去欣赏。而且由于裙子拉的甚高,宁采臣还隐隐可以看到小倩所穿的雪白 小内裤,两三根长长的黑黑的毛发露在了内裤外,是那般诱人,当真是淫艳无比。

  小倩看到了宁采臣下面的反应,轻轻一笑,又是「啊」地呻吟一声,顺势倒 入了宁采臣的怀里,嗔道:「公子,人家冷……抱紧人家……」说着,竟将另一 只手伸去解宁采臣的裤带。

  宁采臣听到这句话,心中淫欲大涨,但是他知道此时不是收了小倩的时候, 因为小倩如今是鬼,现在这具身躯只是姥姥依靠她原来的身体打造出来的假身, 不但浑身没有一点儿体温,并且虽然浑身美丽无比,但是十分脆弱,阴户宽松, 而且见光就死,和这样的身体做爱那是很恶心的!

  当下,宁采臣将小倩的手指吐出,将小倩一把推开,淡淡地说道:「小倩姑 娘,你想干什么?!」小倩见宁采臣居然将自己推开,不禁心中大感意外,于是轻轻一笑,说道: 「公子,小女子很冷,想让公子给我一点温暖!」「如果姑娘需要温暖的话,我可以去生火啊!」宁采臣说道。

  「不!」小倩又一把搂住宁采臣,美丽的身躯在他身上不停地摩擦扭动着, 娇媚说道,「公子,你能给小倩温暖!小倩需要你,你难道不喜欢小倩吗?难道 小倩不美吗?公子……官人……我要嘛……」宁采臣听到如此淫荡的话语,感觉到小倩丰满坚挺的胸部不断地在自己胸前 颤动着,当下心中激荡,忍不住伸手,在小倩丰满的酥胸上捏了一下,只觉触手 庞大大之极,恐怕有E罩杯,当真是绝代尤物啊!宁采臣差点儿鼻血狂喷,心道 这小倩不愧是聊斋第一美人,这样的美女当真是没有男人抵受得了,要是她是人 的话,自己恐怕早就把她就地正法了。

  「啊……」小倩被宁采臣袭胸,再一次发出了蚀骨的呻吟声,脸上娇艳似百 花齐放,心道这书生终究只是凡夫俗子,就算表面装得清高,其实内里不过就是 个好色之徒,还不是一样要在这里妄自送了性命?

  在心里叹息了一下,小倩娇媚一笑,嗔道:「公子,你……你摸得人家好舒 服……小女子……小女子要……把……把小女子变成公子你的人吧……啊……嗯 ……啊……」说着,小倩猛地将头凑上去,樱桃般的红唇在宁采臣的脸上、脖颈上轻轻亲 吻了起来。

  她吻得很自然吗,很轻,但是每一下都带着能够融化冰雪的火热,这样的诱 惑,当真是人间最厉害的!

  宁采臣被小倩吻着,只觉得舒爽之极,此时那里还有闲心假扮正人君子?心 道此时占些便宜也好,不然可是枉为男人。

 ∩还没等他主动,小倩竟然蜂腰一扭,老实不客气地坐在宁采臣大腿上,弄 得他胯间怒举轰,险些狠狠一棒就敲在她圆翘美臀上。

  小倩浑身真是柔若无骨,「轰」一坐到宁采臣大腿上,马上就扭动娇躯,贴 入宁采臣怀里,轰结实而有肉感的浑圆屁股更毫不在意地在他胯间摩蹭。

  「公子!我知道你想要!占有我!」一面讲话,小倩在宁采臣耳边不住发出 引人遐思的低喘,柔软似绵的胴体,贴靠在宁采臣怀里,浑圆坚挺的乳球、结实 的玉臀来回地摩擦,整个人就像是化作一尾妖艳的大白蛇,缠贴在他身上,性感 美态令人喷血。

  面对这样的贴身诱惑,宁采臣嘴角勾勒一丝阴笑,忽然他把手探进小倩的领 口,使劲往后一拉,让她美丽如雕像的上半身渐几乎都裸露了出来。

  淡淡的光线中,小倩的乳房、屁股、大腿曲线都是那样的柔美,当她弯着身 体往后靠来,从肩膀、胸部,乃至于纤细腰部,拉出了一条极端艳媚的线条,雪 白胴体轻微地颤抖着,散发出无可言喻的官能之美。

  在小倩销魂荡魄荡魄的惊呼声中,宁采臣,一把将小倩按在身下,淫笑道: 「美人儿,既然你一定要勾引我,那好!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小倩心中一叹,嘴上轻笑道:「来嘛!公子,人家要……」宁采臣呵呵一笑,说道:「好!小妖精,咱们来玩儿啊!哈哈哈……」说着, 毫不客气,一把亲上了小倩的脸颊,只觉得小倩的肌肤当真如同水一般嫩滑,只 是太过冰冷,不免有些情趣不足小倩搂住宁采臣,将一只手探进了他的怀里,轻 轻地到处乱摸,宁采臣一边亲吻着小倩的面颊脖颈,一面伸手,一只手抚摸小倩 雪白的大乳房,另一只手探进了小倩的裙里,在她雪白大腿上慢慢摸索着、摸索 着……乳房柔软庞大,倒也罢了,宁采臣伸进裙里的手却是颤抖着向上的……终于,碰到软软的一层布了,哇!好软!好滑!是小倩的小内裤啊!宁采臣 激动地连鼻血都喷出来,当下毫不客气,大手探进了秀衩之中!

  啊!芳草萋萋!宁采臣只觉得浑身的血脉都要膨胀裂开了!继续穿过内裤, 往里面摸……哇!肉洞啊!好软!好滑M是冷了点儿!宁采臣鼻血狂喷,想道。

  「啊……公子……你不要这样嘛……好羞人啊……小女子……小女子还是良 家闺女呢……不能摸那里……好羞耻啊……啊……」小倩吃吃一笑,将头凑到宁 采臣耳边轻语道。

  「呵呵!小美人儿,可是你自己勾引我的!现在怎么又说不要了!」宁采臣 抬起头,微微笑道。

  「哎呀!讨厌啦公子!」小倩微笑道,「别这样弄人家了!你看你,下面都 已经那么大了l点要了小女子吧!」宁采臣听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老二,确实已经不争气的膨胀到了极点,当 下觉得游戏就到此为止,于是哈哈一笑,最后伸手在小倩浑圆的大屁股上拍了一 把,然后一把跳开,伸手擦了擦鼻血,然后右手食指一指,一道光圈自手指上击 出,登时将小倩捆住了。

  待续

????????23707字节

??????全文字节数172758[ 此帖被jyron在2014-06-15 15:59重新编辑 ]